主页济南律师所加盟公司律师房地产婚姻咨询刑事辩护金融证券知识产权在线咨询
您现在的位置-济南律师法律咨询网-内容查阅

律师应是程序正义的捍卫者


2015-7-19 18:07:00  文章来源:济南律师法律咨询网  浏览次数:656

  内容提要:从一定意义上讲,法治国家的律师对于实体正义并无太大作用,律师的作用在于捍卫程序正义。世人皆知的辛普森案件,号称“世纪审判”,耗费巨大的司法资源审理一个人们基本明了的实情,这就是美国社会对法治精神的崇仰,也是对辩护律师为捍卫程序正义的尊重

 

      从一定意义上讲,法治国家的律师对于实体正义并无太大作用,律师的作用在于捍卫程序正义。世人皆知的辛普森案件,号称“世纪审判”,耗费巨大的司法资源审理一个人们基本明了的实情,这就是美国社会对法治精神的崇仰,也是对辩护律师为捍卫程序正义的尊重。简言之,法定程序正是为约束与防止执法机关对公民权利的侵犯与肆意践踏而制定。公民的宪法权利只有得到切实保护,实体正义才有意义,才值得民众去追求,否则,只能相信行政机关,由其任性使然。中国社会自古秉承“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传统观念,加之共和国成立后多次的运动,以及“严打”的持续进行,之后虽有了律师制度的恢复,但是重实体轻程序的观念根深蒂固,律师在每个案件以至在整个国家发展进程中的作用微乎其微,百姓也难以树立对法治的信仰,一切听命于权力是民众一直的依赖。


      一则案例可以形象画出程序正义和实体正义有一道不可逾越的沟: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一辆辆警车呼啸而过,把村民从梦中惊醒,村上的狗在不停地狂吠,此时正是村民沉睡的时间,令人不寒而栗。有人报案,在国道旁发现一具尸体,是一壮年男子,旁边停靠一辆宝马车,车还未熄火。110通知警力紧急出动,迅速封锁现场。经法医鉴定,被害人为男性,身高182厘米,体重90公斤,头部左侧被钝器击打数下,致颅脑损伤合并被锐器捅刺,致肺脏、胃、胰腺等胸腹腔脏器破裂大失血死亡。刑警队领导陆续赶到,制定方案,查找凶手,限期破案。警员们一时陷入困惑,前不靠村后不靠的国道旁,怎么会发生命案?继续勘查现场,发现车内留有若干不规则血迹,车内座椅有刀划的痕迹,沿着驾驶和副驾驶员车门,均有血滴,经过研究判断:现场曾有激烈打斗。“队长,这儿发现一把刀”,年轻的警官喊到,在被害人身体不远处杂草里发现了一把刀,“噢,是为情还是为财而起杀人”,队长陷入深思,接着制定排查方案。首先从哪开始,大家在议,被害人身上有手机(通讯的便捷不仅带来信息的畅通,更带来破案的便利),从被害人生前的通话记录查起,19:48,清晰地显示在手机号码上,这是被害人生前打的最后一个电话。

      镜头转向另一个现场,距离案发现场七里地的黄家峪。本村的黄某跑到家门,已是奄奄一息,用最后力气敲开家门,妻子打开院灯,急匆匆来到大门,吓得魂不附体,“天哪?这是怎么了,浑身是血,面色苍白,你不出门惹事啊,跟谁都是笑哈哈的,这是哪门子事啊?”“别问了,先送我去医院。”“啊,这是什么,天哪,怎么肠子都出来了”,妻子惊恐万分,赶紧招呼村里的壮年亲戚朋友,拉着赶往医院。


      第二天,天刚破拂,有人敲门,妻子穿衣起来,“这晚上刚送人去医院,忙完躺下,谁这么早来串门”, 妻子嘟囔着,打开门一看,又吓了一跳,两位身着警服,面色严肃的警察站在她面前,打了个敬礼,礼貌地问:“您好,我们是刑警队的,请问黄某在家吗?”“啊,啊,他正医院,进屋座吧”,“不了,谢谢,我们直接去医院找他吧”。


       “黄某有重大杀人嫌疑,鉴于其重伤,仍躺在病床,采取监视居住,”分管刑侦的李局长指示,办案民警分两路行动,一路抽调精干力量撬开黄某的嘴,一路继续排查,搜集证据。在被害人的电话记录中,陆续找到了17:48前两个小时的电话记录,案件侦破一步步展开。 


       “李某下午5点左右时给我打电话,让我陪他一起去要帐,我说有事,没有去,”被害人的一位朋友对民警作证。

      “黄某平时挺老实,农闲时外出打工,平时在村里见了人都是笑哈哈的,听说他在外面借了不少钱,”民警走访了村委书记。


      另据黄某的一个本家兄弟证实,黄某当天给他打电话借钱,我说在外地回不来,并证实他在外面借了二十多万元的高利贷,有时一说借钱就很急切,象有人在催要,黄某家里人也坦言,前几年家里有人出了车祸,都是黄某从外面借的钱,借了多少,怎么还的,他没给家里说过。


      民警在调查黄某所在工地的工友时,发现了案件重大线索,黄某当天下午五点多接了一个电话,说家里有事,就急匆匆地走了,好像有一辆轿车来接的他。现场的血印、打斗的痕迹、民工的借款、宝马车辆保持怠速、黄某满身是血,住进医院~~~一连串的事实基本能够勾勒案发经过,因借贷而产生纠纷,因纠纷而产生打斗,因打斗而致人死亡。崇尚程序正义的国家要求刑事程序不能有瑕疵,我们国家要求基本事实清楚就可以判案。

      即使按照我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必须查实是谁杀的被害人,如何杀的,因何动机,证据间必须环环相扣,而这个案件的具体情节就只有黄某的供述了,只有他清楚现场到底发生了什么,如何撬开他的嘴,至关重要。案情如果到此,各位如果是陪审团的成员,应该如何定黄某的罪,有罪还是无罪?

      1963年的一个深夜,美国不良少年米兰达强奸了一位女学生,米兰达最后做了有罪供述,但美国联邦法院最终宣告米兰达无罪,并创立了“米兰达规则”,这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电影台词“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但是“米兰达规则”并非这样简单的口号式宣告,它包含两项人之基本权利,即任何一个犯罪嫌疑人对公权力的指控都享有沉默权以及寻求律师及时给与法律帮助的权利。不能自证其罪,是任何一个现代文明国家所应遵循的原则,公权力不受严格的诉讼程序限制,就会肆无忌惮,每一个人乃至行政机关不愿受约束并愿得到更多的权力,这非公理却是真人性。案必称美国,不在于美国多么发达,也不在于法律多么严谨,而在于美国执法的严格与不近人情,更在于美国法院的判决有着令人信服的法理基础与可借鉴。相对于中国的“法律问题政治化”而言,美国社会的“政治问题法律化”更是提升了民众对法律对司法机关的依赖与推崇,任何事件的最终裁判者都由法官决定,这也是程序正义实现的终极意义。


      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察中,在办案民警的心理压力下,黄某道出了当晚的经过。但是,黄某毕竟是一位老实巴交的农民,他是否据实所讲,只有他自己知道,但是如果他是一个惯走江湖的闲杂人员,对警察的办案手段烂熟于心,知道“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的段子,案情也就到此嘎然而止,我不说,我保持沉默,你不能刑讯逼供,真的能够回家过年。也可以在第一时间接受律师的法律帮助,把杀人的故意,致死的原因全部推卸给被害人。因为案发现场只有天知道地知道,只有我知道。黄某也完全可以说,他拿刀先捅了我,我正当防卫,紧紧抓住他的手不放,撕打中,他自己捅了自己,但是他没有隐瞒,说出了所发生的一切。这也成了黄某将牢底坐穿的“铁”的也是唯一的直接证据。


      接下来的检察院指控及法院的判决,从事司法实务的人士都可以推测到了,原审判决认定:被告人黄某与被害人(男,殁年31岁)2010年起便有借贷往来。2013年某月31日16时许,被害人与黄某电话联系,要求黄某当天还款。二人相约见面后,黄某乘坐被害人生前驾驶的宝马轿车,行至县开发区某路与国道交叉口时,二人因债务问题发生争执。黄某从随身携带的工具袋中取出单刃刀捅刺被害人的胸部,被害人夺过刀捅刺其腹部一刀。后二人夺刀搏斗,黄某又连续捅刺被害人胸腹部数刀。二人下车继续殴斗,被害人向车的东南方向逃跑,后摔倒在地,黄某持锤子追上被害人后朝其头部左侧击打数下,致其颅脑损伤合并被锐器捅刺,致肺脏、胃、胰腺等胸腹腔脏器破裂大失血死亡。黄某逃离现场回家,途中将锤子扔掉。后公安人员到黄某家中将其抓获,黄某归案后如实供述了杀害被害人的犯罪事实。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持械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人死亡。鉴于本案系因借贷纠纷激化引发,被告人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依法可对被告人判处死刑,不立即执行,并限制减刑。


      《刑事诉讼法》虽明确规定,只有被告人供述不能定罪量刑,而本案中被告人的供述如果真的属实,法院就应当相信,否则就是纵容犯罪,这是法院的“潜规则”。每个案件客观真实不可能重现,只能采用法定的证明标准去证实法律真实,此时就必须有严格的程序作保证,犹如大厦必须有精确的图纸,缺少了就有隐患。法定程序的严格不仅在条文繁锁和严密,更必须有执法者的公民权利保护意识,国家权力必须严格加以限制,否则,一旦其扩张,对公民权利的侵犯就会肆会忌惮,这种危害不是任何事后补偿和补救能够挽回的,近年来,多起举国瞩目的冤假错案无不昭示,程序正义的缺位用实体正义可以弥补这种强权理念是毒树之果。


       近期,不论中纪委机关刊物发文还是中纪委领导的谈话都显示,未来纪委监察机关应该让职能正确回归,纪委监察机关的职权是依党纪政纪对党员干部的行为予以监督,而非依国法一味的查办大案要案。可以看出新形势下,实体正义的实现必须有程序正义作保障,纪委机关的双规之所以令人指责,根本在于没有程序可以保障被调查人的人身权利,执政理念的转变必须要求领导层严守无罪推定原则,对于违纪党员干部,发现违纪线索立即按党纪处理,发现违法线索,移交行政机关处理,一量发现犯罪线索,立即移交司法机关处理,严格限制对任何公民的人身自由和财产的处置,必须履行严格的司法程序,任何政党组织和个人的行为都不能凌架于宪法之上,这是法治国家最基本的要求,也是一个执政党取信于民的根本保证。


      对法院判决的尊重,就是对公民基本权利的维护。与其说是马歇尔大法官造就了手无寸铁的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至高无上的法律地位,不如说一个国家的公民权利保护不是靠强权,而是靠超越政党偏见和权力角逐的法院的公正而理性的判决。一个社会真正的稳定也源于此。


      律师在法庭的作用不仅在于把案件的法律关系罪行分析得如何透彻,更在于据理力争司法机关在程序上的瑕疵,这是保障当事人合法利益的必然前提,不能作自己案件的法官,回避制度的设立亦在于此。中国社会自古以来相信圣人治世,却不知圣贤也有过失,一直建立不起来有效的监督机制,西方社会相信任何人都有原罪,建立起了良性的监督机制,这是正义实现的基本制度保证。尤其刑事案件,没有严格的程序约束就不可有效的权利保障。每个案件的承办者都可能有“私”的倾向,或为迎合领导者的意图,或为一方当事人利益,或为自己的前途,或为权力的压力,而严格适用程序法明辨之,抗争之,以促使法官能尽可能的保持中立实现公正,这就是律师的作用。


      (文/山东邦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郭庆东)

 

        备注:本文系济南律师法律咨询网首发,转载时,请备注来源!


免责声明:
    本内容来自互连网,如果该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作出相应的处理。
    在对信息的正确性和准确性进行考证之前, 济南律师法律咨询网对在网站上刊登之所有信息不声明或保证其内容之正确性或可靠性;您于此接受并承认信赖任何信息所生之风险应自行承担。 济南律师法律咨询网有权但无此义务,改善或更正所刊登信息任何部分之错误或疏失。
——————相关文章——————

       热点内容

       最新内容

关于本站‖律师加盟‖广告招租‖网站导航‖建站服务‖联系方式
Copyright (c)2008- 济南律师法律咨询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历下区和平路47号 诚基中心22号楼2单元210室 济南律师咨询电话:0531-86966520 13964097097
 网站访问量: